进化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5:08: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去年二月,三月,四月。今年二月,三月,四月。起源神秘不清,灭绝有迹可循。可能你纳闷了太久,自学成了侦探,法医,法官。现在你造档案馆。


七月。

太阳最高,毛孔张开,总是渴。他已经去了更热的地方。


八月。

他回复你的邮件平均是在四天之后。


九月。

人呢。


十月。

新同事额头的侧影十分熟悉。你想起在睡不着的早晨之一他给你看他姐姐的照片,她轮廓和表情那么像他,以至于你看到她脸的那一瞬被迷住了,感到强烈的吸引。

走在从西到东的街上,等红灯的人群间你闻到Old Spice。绿灯,你随人群过马路,忽然忘了目的地。


十一月。

大脑知道发生过的事。身体忘了。这些事变成那些事。

你考虑搬家。原因不明。

某天,反复播放以前的电话留言。

另一天,你思考为什么他对你没有兴趣了。为什么他原来对你有兴趣,现在没有兴趣了。你觉得如果他对你有兴趣,你们二人的生活都会好一些。在你们的兴趣仍有生机时,其助手和敌手常常是二人间政治的差异和差异的政治。都感到难以调解,表示对方的政治是虚伪的,不存在跨国界的阶级,那天他生气地在房间中踱步,你哭出来,你说我走了,他说回来。你不想了。操他大爷的。


你有时觉得街角亲热的人可爱,有时认定他们过着异常无趣的生活。你想,坠入情网的潜能大概代表某种生命力。你理解了老画家不断爱上年轻模特的原因。


加班后回家的夜班地铁上,电话屏幕渐渐黑成旋动的圈。他下楼接你时总散发Old Spice的气息,那是他的准备。他多数时候也准备了渎神的、甜美的语言。你想,假如今晚回家时有一个人在那里,是不是挺不错。也不是需要交谈。你也累得不想和谁交谈。会呼吸的就行,你想。


此前你想象成年男女的感情是闪电之下在轮边,暴雨中的人感到软弱。那时危险是你考虑的核心。现在你认为恰当的形容大概是在暴雨中感到衰弱。甚至不是虚弱。你期冀拥有能为生命中的不稳定因素感到愉快的能力,当然这也只能听天由命。或许成年男女是心肌萎缩代替了梗塞。衰弱,如同老年,如同使用左手,如同中风之后。


你清理冰箱。扔掉六月他还在本城时你放进冰箱的千层面皮,长了灰绿斑。扔掉瓶子透明盖上标有‘新鲜’的水牛奶酪,盖子在五个月前成为一种反讽。你平时在外面随便吃些什么,那几个月里却做的很多,还做过奇怪的搭配,比如辣白菜意面。每三两天你烤一次蛋糕。有一次,在他的厨房,你做烩饭,你问他家里会不会碰巧有藏红花。他大笑像这是亘古以来最荒谬的问题。


能留下的是半瓶失去了气泡的气泡矿泉水。你一直奇怪这有什么好喝的。在楼下的超级市场你看见住七楼的那位白发独居老妇人,这位退休的前药学教授推一个绿色购物车,结账,弓腰推着购物车出来像倚靠着它,很缓慢地走到门口,在围着条桌快速地吃比萨饼的人中间坐了一会儿。购物车里是一瓶塑料瓶装矿泉水。


你突然想要一个婴儿。去哪里能造出,讨到,找来一个婴儿。怕死,孤独一人,怕八十岁时对孤独一人地死的怕,那时你将一天没有见过活人,一周没有见过活人,在年轻些的人下班一个半钟头后超级市场最拥挤的时候,下楼去买瓶水。


将有一些年,已经有一些年,不惜和人一起睡去,为有人一起醒来。


你前面有前人,后面有后人,一代代妇女中大概有不少想过去哪里能找个婴儿的问题。有些没有找到,有些找到了,找到后,婴儿长大,离开,有时她傍晚下楼去买一瓶水。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