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广告易张贴且隐蔽 | 各司其职、疏堵结合方能有效止“癣”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3:50: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3月20日晚,长洲区综合警务大队控制了两名张贴违章小广告的人员。据悉,这是近年来梧州市警方首次介入参与治理违章小广告,引起了市民群众的普遍关注。


张贴小广告被抓现行

3月20日晚10时30分左右,在中银大厦至恒祥花园居民小区,警方便衣人员当场控制了两名正张贴小广告的违章人员。


长洲区综合警务大队的民警陈玉飞介绍:“这一男一女贴的小广告是红底黑字的纸片,纸片正面是出售商铺的广告,背面有双面胶,撕开双面胶表面的贴纸,把广告纸往墙面一压,一张小广告就印上墙了。”


从两人身上,民警搜出了100多份各式各样的小广告。此后,城管部门工作人员到场处理后续事宜。

违章人员被带回派出所后移交给城管部门处理。


3月21日凌晨1时许,在执法人员的督促下,两名违章人员到恒祥花园小区、大塘小区、大塘市场等,将自己贴上的违法小广告全部清理完毕。据执法人员统计,两人共张贴了63张小广告,清理工作持续了2个多小时。


面对执法人员,两人承认了未经许可乱贴小广告的行为,却拒不透露住所。两人离开后,执法人员一路尾随,最终确定了他们的住址——世纪新城居民小区旁的一家宾馆。


3月21日早上,12名执法人员进入宾馆,控制了6名专门违法张贴小广告的人员,当场查获尚未张贴的违章小广告一批。

在宾馆内,执法人员搜获广告纸一批。


当日中午,梧州市城市管理执法支队长洲执法大队对6名人员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并按照《梧州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对相关人员处以1000元的顶格罚款。

相关违章人员接受长洲执法大队执法人员的教育。


乱贴行为缘何屡禁不止

3月21日中午,在市城市管理执法支队长洲执法大队内,大塘街道办事处主任覃春梅与执法人员一起严厉地批评教育了违法人员。


覃春梅对记者说:“违章小广告令人深恶痛绝,大塘片区的居民深受其害。”在大塘片区内,城市“牛皮癣”无处不在,违法小广告的内容五花八门,广告纸更是五颜六色。


“清除喷在墙壁上的小广告最麻烦,用涂料涂刷又容易形成二次污染。”覃春梅表示,近几年出现的小广告,形式更加多样,治理也越来越难。


“贴小广告的成本很低。”长洲区综合警务大队的民警陈玉飞告诉记者,据违法人员交代,每张贴100张违法小广告,就能获利70元,意味着一张小广告,从制作到张贴上街头,成本不超过1元。


清理一张违章小广告的成本,却不止1元。然而,清理的速度却远没有张贴的速度快。覃春梅说:“街道办曾花费800元,聘请两名工人清理两家商铺卷闸门上的小广告。干了一天,两名工人都‘罢工’了,一是因为清理工作辛苦,二是清理效果不明显。”


据统计,从3月初至今,大塘街道办事处已花费5.3万元清理小广告,并出动“双报到”单位人员2600人次,大家下班之后提着水桶,拿着小铲子,一张一张地沿街清理小广告。


实际上,梧州市城市管理执法支队对乱贴小广告等行为的巡查力度及处罚力度不小。自3月1日至20日,支队共调查处理37起乱贴小广告的违章行为,共处罚款13700元,其中包括对曙光医院、达利园公司、明康专科门诊等非个人违章行为的处罚。


治理小广告应疏堵结合

3月21日上午,警方控制6名违章人员的事情传播开来后,就有网友在微信朋友圈中质疑:到底警方越权了没有?


大塘派出所教导员杨天志也发现了这种质疑,他一遍遍向朋友们解释:“长洲区综合警务大队可以处理交通违停、治安防控和整治违法张贴小广告等行为。我们跟城管部门之间的分工是明确的,我们控制违章人员,城管部门进行调查和处罚。这不矛盾,警方没有越权。”


梧州市城市管理执法支队长洲执法大队副大队长甘小锦介绍,城管人员无侦查权和限制人身自由权,看到乱贴现象后,除了罚款、责令自行清洗和给予批评教育外,城管部门暂时没有其他措施,难以起到震慑作用。


此外,违法张贴小广告之所以难禁绝,其根本原因在于市民与小广告之间被扭曲的市场供求关系。


“市民们一方面对胡乱张贴小广告现象深恶痛绝,另一方面又对‘疏通管道’、‘装修装潢’等广告有一定的需求。”甘小锦介绍,违章小广告容易张贴且张贴过程隐蔽,因此即使有关部门再下大力气整治,这些小广告依然如野草般难以根除。


“对于市民有市场需求的小广告,可采取‘疏通’的方式对其进行有效引导。”甘小锦表示,为了规范合法小广告的发布,相关部门正考虑设立一批社区便民服务牌或广告栏,让合法小广告有“容身之所”。


采访中,相关人员建议,要进一步完善、健全对小广告的长效管理体制,对非法广告要加大惩处力度,“仅靠公安、城管、环卫部门的力量来治理城市‘牛皮癣’,是远远不够的”。


文字:西江都市报 记者 赵洋 通讯员 史秋兰

图片:市城市管理执法支队长洲执法大队提供


我要推荐
转发到